切换到宽版

作者:huangchao 原创作者:石塔 来源:论坛 2012-02-17 19:55
在江苏省南通市书法界知道叶胥原老人的很多,叶老在书法和诗词上的成就,我不谙此道,不敢妄言。但叶老健康长寿的一生与他参加精武体育会有密切关系的事,却鲜为人知 . . .
在江苏省南通市书法界知道叶胥原老人的很多,叶老在书法和诗词上的成就,我不谙此道,不敢妄言。但叶老健康长寿的一生与他参加精武体育会有密切关系的事,却鲜为人知。

叶胥原字仲膴,号觉庵,又号田田居士。生于清朝光绪二十四年(1898 年),1992年以95高龄于寓所去世。叶胥原青少年时身体很差,他的夫人郁冰也是如此,当年识者皆虑其夫妇不能长寿,但因为叶老一生遵循精武宗旨,习拳练功,造诣精深,不离規矩。再加上他家庭和睦,子孝孙贤,其乐融融,所以夫妇兼安享健康长寿之福(夫人郁冰也以94高龄辞世)。笔者因外祖穆家与叶家均原藉浙江慈溪,两家先祖于清乾隆和咸丰年间先后来通谋生,而且均曾落脚南通老姚港开创家业,故有世谊,幼年即见他在天井练拳。笔者也曾于1952至1956年住在南大街的叶家院内,不仅知道先生是上海精武会员,而且数十年蒙先生耳提面授,深受教益。




(一)
“爱国”是上海精武体育会的创办宗旨,也是叶胥原参加精武体育会的动机。叶胥原从小对武术就有浓厚的兴趣和基础。8岁时和其兄在姚港向父亲叶楚桢学习少林易筋经八段锦(叶楚桢手书此功的抄本至今仍被其后人珍藏),到小海培原小学后又向教师蒋宣理学拳棒,14岁时向通师学生季春和学南拳两套。16岁后,叶进入南通唐家闸广生油厂当练习生,师从沙元炳和施进之先生(沙元炳与张謇是同科进士,时任该厂“总理”。施进之是南通石港人,善书法,为广生油厂的文书负责人),又打下了坚实的传统文化和业务基础,1920年到上海后,很顺利地担任上海长源钱庄的副帐和文书。其时正值精武体育会的鼎盛时期。

那时的上海教拳的团体很多,鱼龙混杂,从小就受到儒家爱国思想的熏陶的叶胥原谨慎选择。因为上海精武体育会奉行的是创始人霍元甲的宗旨:“不分门派,提倡武德,严禁好勇斗狠,以强身健体,得到强种强国的目的”,叶胥原对这样的宗旨十分赞赏。

1924年,叶胥原转入福泰钱庄工作后,请他的助手严嘉乐(台湾已故政要严嘉淦的弟弟)和胡葆麟去访问精武体育会。在当年的4月,他们三人同时报名加入了在四川北路横浜桥福德里的上海精武体育会,不久就成为该会的佼佼者。

精武体育会不是单教学武术的组织,笔者有出版于1927年3月20日的《精武征求特刊》一份,中有罗抱一著的《论精武进行与社会故习》一文,从中可以看出精武体育会在当时的旧中国确属难得的进步组织。罗抱一先生在文章中指出:“人生肉体,寿者百年,一棺附身,皮骨俱朽,所不灭者,惟精神耳”。该文还提供了一些当年精武体育会的情况,如精武体育会教员共有23人,其中国技(武术)教员10人,其余为音乐教员6人、 国语教员3人、国文教员2人、各项球类指导员2 人。精武体育会的会员年费每人12元大洋,这在当时也不是小数。精武会除开展上列项目外,还有其它各类运动和摄学(摄影)等,所以罗先生指出:“会员年纳费12元则可享受数百元之利益”。今日从会费和教学内容及提供的服务可知,精武会实为当年集中外体育与新文化为一体的“白领俱乐部”,与形同帮会门阀的组织是有天壤之别的。为征求会员,精武会下设各分队,由会员自由 组合,因时而设,非常设分支。所设分会皆以我国历代爱国名将的姓名为队名,如岳飞队、乐毅队、廉颇队、班超队、赵云队等,叶胥原就是班超队队长。

由于精武体育会开宗明义,十分强调爱国,所以会员爱国心强,习武劲足,不忘关心祖国的时事。1925年上海发生的“五卅惨案",叶胥原就将经过记录在其《觉庵人间游记》中,如“十一日上海二十万人开会,反对帝国主义利用租界之特殊势力,残害同胞"(以下引文,未注出处者均引自 《觉庵人间游记》。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精武体育会还组织了抗日救国十人团,向社会积极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叶胥原积极参加,有《九.一八寄慨》诗一首:“悲同季路客惊秋,一夜传闻失百州。图霸中原争逐鹿,滥竽北酆怯横矛。不留庭草摧生意,讵让黎元得自由。南宋因循成半壁,几时回马复金瓯?” 表示其优虑。

叶在金融业工作,工作中交往的大都是经济界人士,常常出人于上流社会,他带头抵制日货,用国货,并参加“布衣会”。“布衣会”会徽用的是后羿射日的图案,表达了鲜明的爱国立场。抗战开始后,上海、南通相继沦陷,叶胥原不愿做亡国奴,毅然辞去有丰厚收入的职务,带着全家老幼(其母年老多病,行动艰难,其次子叶宣平生于是年),先后避难到金沙、兴仁,后迁如东(有关精武资料及练功服等就在此时遗失),于1941年到大丰农村种田。其母即病逝于大丰。由此可见叶胥原先生为保全民族气节,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的。抗战胜利后,他才接受上海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四行联合办事处的邀请,赴沪工作,于是又回到上海精武体育会。其时主持精武工作的是叶胥原的老师徐致一先生。但由于饱受战争的巨创,精武体育会已不再有抗日战争前的盛况。叶老每当与我谈及此事,都很动容。抗战胜利四十周年时,针对日本右翼参拜“靖国神社"的狂妄举动,叶老曾有诗云:“靖国狂风已背时,夕阳小撮尚恋之。人间渐即大同世,前事不忘后事师。”由此可见这位精武老人的拳拳爱国之心。

栏目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

最新帖子